Saturday, November 18, 2017

人類

人類很犯賤 
明明一開始 因為不想一個人寂寞 所以找了其他人類 做了朋友
然而 有了一群朋友 以後 又覺得 太多人類 很煩
所以 又開始 搞 小圈子 嫌他人 煩
大圈圈的 不好嗎
我有點越來越搞不清楚 人類了
也越來越 不明白人類了
前面一個樣 後面又不一樣了
坦坦白白 單單純純 的 不好嗎
人類好複雜
我也搞不清楚 我自己了
喔 因為 我也是人類 



Saturday, October 7, 2017

秘密

每個人 都有自己 不想讓人知道 自己想保護 的秘密 
但 人又很犯賤 的 喜歡 知道 或 挖掘 別人的秘密 
有個朋友常說 朋友之間 就不應該有 太多 的秘密 如果 當個 朋友 也要藏東藏西 的 何苦呢 
但 常常 朋友之間 有 那幾個 會 坦誠相待
不知 是 我的 問題 還是 都是這樣 
朋友間 像是 關係很好 但 背後 又有 多少的秘密
但 對於 其他人的秘密 就 期待萬分
不解啊 難道 你的秘密是秘密 別人的 秘密 就不是 秘密了嗎 
還是 有秘密的人 就 有 神秘感 擁有別人的秘密 就有 成就感 
秘密

Tuesday, March 28, 2017

現在的社會和以前的社會越來越不同了
以前只要你安安分分的工作 一點一點的存錢 過個幾年 就會有不錯的生活
現在 呢 讀個學位 還不夠 打份工了 薪水不夠 存錢了 利息太少
造成 人人 都想著 如何在短期賺更多的錢
然後金錢遊戲來了 
大家都懂 一切 一切 都是 遊戲 但有著這麼好的 回饋 幹嘛不賭一把 
然後 看到人人都在玩的時候 
不經 懷疑 那份薪水 是否足夠 讓人生存下去
然後 就賭一把吧


Thursday, September 29, 2016

心情 空空的 
生活 空空的 
事業 空空的
朋友 空空的 
夢想 也空空的
全世界 都空空的 
突然間 的 空 

到底 要怎樣 才會 滿滿 的 


Thursday, May 26, 2016

離別 05272016

生活中 充滿 著 許許多多 的 離別 
朋友的 離別 家人 的 離別 同學 同事 的 離別 
就好像 人與人 的 相遇 就註定 著 有一天 的離別 
最讓人 難過 不捨 的 離別 就是 生與死 的離別 那種 不可能 再見面 的 離別 
12天 阿公 的 離別 已有 12天了 
彷彿好像昨天 阿公 才 背著 我們表姊妹 走在淹水 的 回家路上 載著我們補習 上水垻 玩耍  
如今 他 已經 離開 我們 了 
至從 阿公病情 嚴重後 只要在奇怪的時間 接到 家裡的 電話 就 很害怕
上星期一 在上班 的 時候 接到 了 姐姐 的電話 心跳加速了 接起來 聽到姐姐的哭泣聲 已有 不詳的感覺了
但 我說不出 問不出 是不是 阿公去世 了 這句話 
只好 直 問姐姐 怎麼 了
當姐姐 告訴 我的時候 我的心 跳得很快很快 很想哭 但 哭不出來
眼淚 一直忍 到 看到 阿公 的時候 才不受控制的 流不停 
有時候 看到 阿公 生病 得 那麼痛苦 不時會想 會不會 走了 才能 讓他 解脫 但是 但阿公 真的 走了 我 又 很不捨 很不捨 因為 再也 見不到了 真的 以後 再也見不到了 

阿公 我想念你了

今天 又要 面對 另 一種離別 
不是 生與死 的離別 但是 是 同事朋友 的離別
不長不短的 認識 坐在 我旁邊 也有 2年了 
不常聯絡 但 也算 是 工作上 我自以為 還不錯 的 朋友 不幹了 走了 
我知道 這次 的離別 象徵著 我生命中 又 會 多一個 熟悉的陌生人 
但又能如何 
我們什麼 也做不了 生活 還要過 

People come people go, life still go on.

明天 也有 另一個 的 離別 
姐姐 大姊 將到 吉隆坡 工作 了
不知道 去多久 雖然 可以常常 回來 
但 以後 的事 誰懂 呢
可能 她去 了 吉隆坡 就在那 生根 了
也可能 下個月 就回來了 
但還是 要有 這次 的離別 才會 知道

大姊 好好照顧 自己 吧 





Monday, January 4, 2016

新年快樂


雖然很老土 但還是 要說 光陰似箭 時間 食物 人們 來匆匆去匆匆 又過 一年 了
讓 人不禁 感嘆 時間 都去哪兒了 我們 都老了 
每一年 新的 一年 很多人 都會 寫一些 或 訂一些 對自己 的 期待 或 目標 
我也 不例外 
去年 和 一群 朋友 寫下 了 自己 的目標 和期待
等過 了一年後 打開 來看 看看 自己 完成前了 多少 
那天 朋友 把他們 打開 了 然後 寫 下 那些 完成了 那些 沒完成 的 
很多人 都 只完成 了那 幾個 
而我 勉強 只 達到 了 一個
朋友 把 的 小紙條 寄去 了 群組 裡面 
我生氣 了 
與其說 我 生氣 朋友 把我 小紙條 公開 了 
其實 我是  我自己 老羞成怒 吧 
生氣 我自己 這麼 無能 才那麼 一點點 的 小願望 小期待 都無法 達成 吧

對不起 了朋友






Wednesday, December 9, 2015

友誼永固

友誼永固 一個看似 很簡單 去很複雜 的 東西 
小學 在寫 畢業紀念冊 時 總是 很輕易的 寫了 友誼永固 當時 對這個字 不是很懂 只知道 要當永遠的 朋友
中學時 很少 說 友誼永固 只知道 那些 和 你 一起 幹了 很多 瘋狂 的事 的人 都是 你 的 超級好朋友 
大學了 朋友都是 有 共同 目標 和 夢想 
那些人 都是 能和你 一起 為 夢想 奮鬥 幫你 達成 目標 的 
友誼永固 好像很 難 因為你懂 以後 大家都會 各奔東西 的 
到現在 工作 了 要擁有 友誼 已經 很難了 跟 不要說 永固 了 
曾經 何時 我相信 一旦 有了 友誼 就 真的會 永固 
現在的我 發現 那都是 假象
我不懂 是我遇見 的人 還是 我個人問題
友誼 總是 好像 很脆弱
一場 小雨 就足夠 讓它 粉身碎骨 的
又 或許 只是我想 太多了

小時候 的友誼 是 純粹 的 友誼
長大 後 的友誼 是拿來 利用 的 
------------------------------------------------
讀過 很多 臉書上 的 文章 
也 聽過很多 人說 
好朋友 就是 把你 酸到 夠夠 又不會 翻臉 的 人
可是 不懂 是 我老了 還是 怎樣 
發現 現在的 人 溝通 方式 就是 互 酸
讓我覺得 好累 人 
或許 我真的 老了 

那天 我真的 不爽 了